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吹过

旷野里吹来一阵无羁的风

 
 
 

日志

 
 

水的魔咒  

2006-06-25 12:24:28|  分类: 野风飘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不知道“湧”这个字是什么字,这是我名字中最后的一个字,公安部门也打不出这个字,在我所有的证件和信用凭证中,这个字永远是手写的,要么就是用拼音替代的。据说这名字是祖父取的,大概说我命中注定缺水,所以要在名字中加个水。

    其实,我这辈子并不缺水。我生在海边城市,长在鱼米之乡,工作又在海边城市,在大江、大湖、大海边的日子占了90%。不过也许我真的命中缺水,小的时候我最怕去澡堂,那个时候还没有各式各样的热水器,也没有空调电暖气之类的东西,冬天洗澡必定去澡堂,那时候东海边最大的城市S市的澡堂都是大池子,没有淋浴。我看到那雾气腾腾的大水池必定要大哭大闹一番,其实我平常时候从来不这样,我是个很乖的小孩,最后必定被我祖父恶狠狠地摁到池子里去,一场澡洗下来说不出的压抑。也许这是我天生的预感,后来随父亲到N市去上学,它在鄱阳湖边上,第一次到N市下火车,路上就掉到一个水塘里差点淹死。所以我至今不会游泳,我天生对水的力量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诗人们常说柔情似水,而我直观地洞见了水似柔情后面的无法抗拒的无情力量。

    我和水是缠绕不清缘分,在东南沿海城市F市工作的时候,同北京的几个公子一起在鼓山湧泉寺折腾了一场当时全国最大的水陆大法会,为国内一个慈善组织筹集资金。在那里结识了一个号称“国际大知客”马来西亚的大和尚惟心,一定要收我做徒弟,我给他提的条件是:肉我一定要吃的,女人我是一定要泡的,天天念佛我是做不到的,一切清规戒律我是守不了的。师傅笑着送我一偈: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静其心,是诸佛教。所以我成了禅宗临济宗的传字辈的俗家弟子,可能我条件提多了,师傅没给我赐一个“传X”的法名,给我起了个“愿泉”。我倒,又多个水的名字。

    来到L市工作,那是个缺水的地方,山区城市,夏天常停电停水。感觉一夜回到解放前,我是多少年没过过停电停水的日子了。也许是名字的魔咒,离开了江河湖海,却到了浙西的暴雨中心,经常无缘无故的来场暴雨,山上下雨山下晴,这个山头大雨瓢泼,那个山头晴空万里;眨眼间山洪从两山之间咆哮而下,一片狼籍,转瞬间山间小溪又清澈见底,蜿蜒轻流。防汛抗旱指挥部年年最头疼的事情是水库里的水到底是放还是不放,放了怕没水喝,不放怕洪水来了水库蓄不了洪水,酿成灾害。

    昨天表弟从杭州来看我,中午我请了神龙川景点的美女老总一起吃饭,6月初,我把浙江水彩画家协会的写生活动放在她那搞的,很久没见面了。

    下午,我和表弟在办公室聊天,他正在为2个难以割舍的女人痛苦,所以跑到我这个大哥哥这来。3点多美女老总用颤抖的声音打电话过来说:我神龙川山洪暴发,困住100多游客,停车场都冲毁了,你要不要进来看看啊?我看看窗外,天是有点阴沉。表弟在我没办法离开,叫了2个人跟她的车进去,等他们到现场,游客们都救出来了,洪水也小了下去。现场的人说,洪水刚下来的时候水是黑色的,后来是黄色的,水一下子就从溪里面满出来了,溪两边的小石凳和大原木桌子转眼间就被冲走了,山里面的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游客们都直喊冷。好在当地工作人员和村民有经验,及时抢救,把游客分批集中在几个较安全的地方,有组织地疏散,否则冲走个把人那是不奇怪的事情。

    白天来的山洪好办,晚上来的洪水可怕。去年也差不多这个时候,也是周日,我那时候在北京开全国互联网大会,早上在北京机场给司机打电话叫他到杭州机场接我,司机告诉我来不了咯,他在CH,已经一个晚上了,周六的晚上那里突降暴雨,连续四个小时未停,11个人失踪。我想抗洪重要,我告诉司机,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就把电话挂了。没过1分钟我感觉事情不对,失踪11个人,洪水中失踪11个人,那还有救啊?我一个电话打回去,问谁在现场,我叫司机把手机交给我们在现场的人,口授了1篇新闻通稿的要意,然后叫他把我们的一把手叫到现场,对方说找不到。我又一个电话打给办公室主任,叫他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一把手,他说他打了一个晚上的电话,家里没人,手机反反复复打都不是一把手本人接的,还直说打错了。我告诉办公室主任说,别管那么多,就告诉接电话的人,机主不到现场就等着丢乌纱帽吧。终于,一把手在上午9点多到了现场,市里的主要领导早就在现场指挥抢救了。那场雨是浙江历史上1千年未遇到的大雨,当地有一个村的村支书很有经验,看到情况不对,冒着大雨一家一家把全村的人都叫醒转移。山里地无3尺平,山民们的房子都是靠山建的,遇到特大暴雨真还是很危险的。等转移完村民,洪水已经下来了,书记家的新楼房已经被冲毁了,老母亲和私家车都被压在里面了,书记当场哭倒。

    现场有很多让人落泪的故事,可惜新闻不让报。我们的稿子惊动了HZ的W书记,他亲自向省里的X书记请示,最终省里还是没同意。

    哀,水有一种令人惧怕的力量。我祖父在我名字里面加个水,就好象他把我强摁进水池里一样,强迫我去习惯他,强迫我不去怕他。

    “湧”——水多的意思,而我不会游泳……   

山顶已经暴雨成灾,山洪已经下来,山腰天还晴着

洪水刚来的时候游客们还不知道危险,纷纷摆POSS留影

暴雨和洪水都下来了 天阴的像晚上

工作人员和村民站在洪水里排成人墙,让游客扶着人墙淌过激流。

所有照片均为历险游客现场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