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吹过

旷野里吹来一阵无羁的风

 
 
 

日志

 
 

同学之我心飞翔  

2006-08-12 14:20:08|  分类: 野风飘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那些小学中学的同学的父母基本上是造飞机的,我们这帮同学可以说是在飞机跑道边玩大的,在飞机的轰鸣声中成长起来,头顶上呼啸而过的战鹰是深烙在心底的风景,喜欢那种直冲云霄的感觉,有一种我自横刀向天啸的豪情。

    小的时候大家比着谁的父母上过天,谁谁谁摸过飞机翅膀,那可是值得炫耀的经历,是一种荣耀。有的时候放学后会约上几个小朋友到机场边去看飞机,隔着电网,远远望着机场衰草连天,跑道隐没在我们大半人高的茅草中,在远处是看不见的,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飞机起降,或者停在机坪上做地面试车,飞机地面试车的时候响动很大的,几公里外都能听到引擎的轰鸣,近距离感受那轰鸣你有天地被吞没的感觉,我喜欢这种感受。记得我曾经在作文里写“悦耳的飞机轰鸣”,语文老师一把大红叉,给了我一个有史以来的低分,我好委屈,我当时真的感觉那声音很好听啊,尤其是被那气势给震撼了,改一句电影里的台词:大地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同学之中子承父业最有成就的该是杨海了。杨海超越了他的父母,造起了火箭,现在做到了上海火箭装配总厂的书记了,造了不少长征火箭,还造了神州5号、6号,可能正准备接着造神州7号呢。由于成绩显著,他有了一张和胡哥握手的照片,他挺得意这张照片的,把它贴到了校友录的班级像册里了,引来众多MM的羡慕的目光,尤其是那些一心想要个青梅竹马的老公的MM。杨海的妻子是他的中学和大学同学,本来是研究火箭的,还是个技术骨干,后来因为要照顾家庭,放弃了,因为那活太苦、太累、太危险!有了孩子真不能夫妻两都搞火箭,火箭那玩意的燃料和氧化剂,都是剧毒。氧化剂为四氧化二氮,吸到肺里遇到水便成了硝酸,救都来不及救;燃料是偏二甲肼,那玩意说是伤肝伤肾的,闻多了人也废了。前些年,一当有任务,这两口子必定扔下孩子,不约而同地在西北的狂风怒沙中折腾上好几个月,现在妻子淡出航天业,也好留个人下来照顾照顾孩子。

    喜欢飞的人都有一种自豪感,可能是地面上跑的动物能在天上飞的太稀罕的缘故,我那老父亲也就造了30多年的飞机就骄傲得了不得,不能说一句他工作的坏话,我们杨书记能把神舟送上天,骨子里都透着股豪气,带我们这些同学参观他造的火箭时,我们都是怀着景仰的心情仰望着那巨无霸,他可是挥手间流露的是举重若轻。

    和杨海有的一比的是个娇小的女同学,有幸的是研究生还和我同一个学校,是我的正宗师妹。她在华东空中交通管理局工作,是中国民用航空166个空中交通管理监察员之一。中学时看不出ZY这么有能耐,整个华东地区能在天上飞的人造物都得听她调遣,该飞那里,该怎么飞都是她那里管。中学里她是男生们呵护的对象,因为身体柔弱嘛,当然背后的理由是人生得美丽又活泼可爱,有点像爱飞的小鸟。中学的时候我们走的不近,因为我太胖,行动迟缓,挤不进呵护她的行列;工作后我们挺谈得来,因为心都比较单纯(或者说比较幼稚),有很多共同语言。不过我怕和她谈工作,她那个部门是个严格的管理部门,是不允许出丝毫差错,因此一谈到工作,她就是满嘴的各种各样的制度,对我这样一个散漫的人来讲是一种难奈的痛苦,听得出来她是一个绝对合格的管理人员,尤其是有一套防错理论,也就是如何预先防止差错,因为飞机是绝对撞不得的,所以建立一套有效的预先发现差错和防止差错的制度就成为极为重要工作。也许有这样一个值得我信赖的细心女子承担如此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在乘飞机的时候总是最放心的。实际上中国的空域绝大部分归中国空军管理使用,只留给民航飞机狭窄的空中走廊,空管人员的工作压力是相当大的,有的空管人员因为出了一次差错就一辈子再也不敢回到控制台前了。有一次有两架民航飞机同时相向飞到了一条线上,高差只有几百米,值班人员没有在安全要求的时间发现并通知两架航班,虽然最后关头还是及时发现了问题并及时地调开了飞机,但当小伙子站在我这位小MM面前汇报经过时已经是满脸煞白冷汗直流了,他以为这辈子他再也没机会做这份工作了,我的这位同学做的最多的工作还到是让他如何恢复上岗的信心,培养一个心理素质好的空管员不容易啊!

    这位师妹最让我羡慕的地方是能够经常飞来飞去(到处去检查工作讲课什么的),我没钱啊,不可能次次出门都去感受飞行的快感,我坐什么交通工具都晕的,就是坐飞机不晕,也怪啊。其实我本科毕业论文做的就是飞机翅膀上的两个旋涡,可后来鬼使神差的改行了,现在想想很可惜。我的很多同学大学毕业后回到了他们父母所在的工厂,继续他们父母的职业,不过最后留下来的人不多了,很多人去下海了,可能他们感觉这样人生更自由更丰富。我虽然从没造过飞机,但我至今仍爱着这个行业,有时候也会去论坛去争论一下歼10斗不斗得过F-22,老旧的歼6能不能改装成欺敌的无人驾驶飞机什么的,最常去的论坛就是空军论坛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么热爱飞机,是父母的职业遗传,还是因为是我曾经的放弃,亦或是天生我就是衷爱自由飞翔的人。杨海的职业好,他的火箭和飞船上了太空后谁都管不到,原则上可以爱怎么飞怎么飞,不过为了人类的自由和平和发展,那还是要按轨道飞的,否则收不回来就没意义了。ZY的工作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们国家像美国一样绝大部分空域归民航飞机使用时才会变的轻松一点,不要这样高度的紧张,可能到那个时候我的那些下海的同学中说不定有几个会拥有私人飞机,小点的也行啊,到时候一定要去尝尝自由飞翔的滋味,有我的同学把着我敢飞……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