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吹过

旷野里吹来一阵无羁的风

 
 
 

日志

 
 

30年过去重新听闻“反革命”三字感觉忒“亲切”  

2008-12-02 16:06:21|  分类: 野风飘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开放马上要三十周年了,两个小女孩不知道是想和历史开个天大的玩笑,还是真是爱国愤青,居然把自己的老师举报为反革命了。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经常被老师逼着举报自己身边的人的不端行为,那时候这是个定期活动,不知道同学们的感觉如何,我反正是很痛苦,就像写老师的命题作文一样,至今我对命题作文都有心理障碍。记得那时候搜肠刮肚能举报的就是“我父母拿粮票换鸡蛋了”。有一次放学,我和同学在一个阴暗角落里发现一瓶红色液体(我们认为是血液)和一把小刀(形状类似现在的裁纸刀),如临大敌,以为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因为没在学校找到老师,我们在寒冬的风里站到天黑,在班主任老师家门口等老师回来,把敌人的罪证教给了老师,老师接过罪证后告诉我们那是刮标语留下的,随手扔了,黑夜里我脸臊的发烫。那一次我知道了两件事情,第一老师不光只待在学校和家里,一定还有我们认识不到的事情要做;第二其实很多事情远不是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毛孩子想的那么严重。

    不知道两位MM在举报老师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现在打死我也不会做举报自己父母的事情了,太痛苦了。“天地君亲师”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冒犯的,我们小时候老师讲的话甚至比父母还有分量,至今我还是经常把老师对我的谆谆教诲复述给那些没有遇到过教我的好老师的人,至少我认为很有指导意义。记得大学的时候我参与办一份杂志,那时候那杂志很受欢迎,上上下下都表扬我们,校长等领导们上面开会回来经常会来鼓励我们,因为他的领导常拿着杂志表扬他说:“X大学生就是有水平”。可唯独就是我们学校的宣传部长常来批评我们,后来他当上了上海市的高官,我们背后都骂他“政治流氓”,但是后来我常用他的话来批评比我年轻的人,因为他最常批评我们的是:我们破的太多,却没有立起什么东西。是的,长大后我很钦佩他,钦佩他作为老师的人格,他看到了并指出了我们的致命弱点,打破一样东西很简单,要建构一个新的东西很难,他给我的教导就是你必须有责任有能力为这个社会建设点什么东西,而不是轻率地打破他。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导师是系主任,只带我们2个学生,有一阵上海交通瘫痪,师兄没办法来听课,就我和他两人做在他办公室沙发上聊天,上他的课真是一种享受,因为不要到教室去,有沙发座着很舒服,老师讲一半课我们讲一半课,老师从来不否定我们的见解,因为我一直在掺和办杂志的事情,那时候老师有感而发对我说:“宣传有纪律,学术无禁忌!”,老师在教我区分工作责任和学术责任呢!我还记得他对我说的一句话,也是座在沙发上说的:“人际关系搞简单点,学术研究搞复杂点。”后来我要毕业了,做毕业论文,我花了一个学期写了个大纲,是关于“时间、空间、结构”的哲学探讨的,目的是想通过赋予“思想”的客观地位,为尊重别人的思想找个哲学基础,但是被辅导老师打了回票,理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写没了,不让我写这个话题。我只好在他给的范围内选了个系统论,但是写完又被这个老师否定了,理由相同,因为系统论必定涉及时间、空间和结构。我改了一稿再交给他还是没通过,再改他还是没通过,我虽然不敢和老师争辩,但是心里直恨这老师保守。这次他到没打回票,大概是觉得我这学生不听话,把问题提交到我导师,系主任那去了,导师把他和我叫到办公室,我记得最牢的一句话是:“作为学生必须尊重老师的意见,作为学术研究学生可以持有与老师不同的观点。”我和辅导老师无言的争论就此了结,导师同意我的论文进入答辩,最后老师们全体给了我一个优,后来我很感激我的辅导老师,他在我的论文评判表上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优”,终于我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他在为我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把关,在为我负责呢,因为那个时候还没像现在那样改革开放成为社会不可逆转的社会意志。

    大学时,曾经有个女同学恨我说话无状,因为我对那时团.中.央学校部的主任大言说,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官僚主义,不要把大学办成培育小官僚的温床,他们是来看我们办的杂志的。女同学是学校教授的女儿,领导突然驾临的时候是在晚,当时她正好在我们简陋的编辑部里,领导走后,她问我,你知道X大过去有多少教授被打成“反革命”吗?对领导胡言乱语。我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历史绝对不会再重演!那时候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信心,也许只是我个人的强烈意愿吧。也许深恨我为人不够沉稳,后来这女同学和和一位博士生恋爱了,不来我这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对她说的这句话。

    改革开放30年了,现在还有人拿“反革命”来说自己的老师,真有点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30年来社会一直在不断地自我否定中进步,过去种种撕裂社会的做法说法都在渐渐的淡出日常生活,改革开放从一个口号、政治纲领成为一种信念,一种原则。我不知道这教授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惹得两个女生不得不从历史中捡出“反革命”的帽子给他们的老师戴上,但至少有一个原则必须坚持,在大学校园里的一切观点都应该属于学术研究的范畴,这30年来就是因为对学术研究一步步地宽容起来,很多离经叛道的观点都成为指导改革开放的理论基础。即使这位教授的观点是错误的,在学术研究的范畴中也必须充分尊重,不同的观点往往让我们能更深刻地理解真理。这是对学术研究起码的宽容,如果我们的下一代对学术研究抱有狭隘的政治偏见,那我们的社会就面临严重的倒退危险,这是学生举报老师为“反革命”的最大的危险,这是一种对改革开放信念的动摇的危险。这才是我们应该高度重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