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吹过

旷野里吹来一阵无羁的风

 
 
 

日志

 
 

擦肩而过——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上)  

2009-03-30 11:01:14|  分类: 野风青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花失恋的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爱情,他17岁我19岁。

    花花一进大学就爱上了一个和他一起在校广播站播音的女孩,但女孩半年之后告诉他她已经爱上了一个师兄。女孩很文静贤淑的样子,印象中身材很丰满,是男人们垂涎三尺的那种,女孩看上去比花花成熟多了,那时我们都还是大学一年级。

    那女孩也曾经有几次被花花带来和我们一起PARTY,每次看着他们深情款款的舞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感觉他们很配,我远远地坐在角落都体会到一阵阵幸福的感觉。但是每次女孩来参加PARTY的时候,就会多出两个女孩没舞伴,一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抱着个女孩转来转去有什么意思,这样多一个出来;另外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正好四男四女凑在一起的,她一来就多了一人。后来我们在学校里被人称作八兄妹,至于我们8个人为什么老凑在一起,我想谁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因为老六天蔚是文学社的社长,诗写的很好,我们其他7个都爱写点什么。也可能老4青青是是基础部团委宣传部部长,她母亲当年是上饶地区的一个专员,天生有组织才能,我是因为是她的副手才被她带入了这个圈子。

    那是一段如花一般绚烂的日子,很醇美,很充实。老大麦克是个广仔,学管理的,是个愤青式的人物也是我们当中的大款,思想相当犀利。我是老二,老三姚姚和老五翦默两个妹妹经常拿他们的文章来让我改,这让我很有成就感,也许就是她们两成就了我现在的编辑生涯。七妹也是管理学院的,可惜名字我已经忘记,七妹词写的相当好,后来我没见过比她写的好的人;她的象棋也很棒,我在她手下连输六盘毫无招架之力,是我象棋史上最大的耻辱,我在遇到她前还没出现过无力还一手的情况。七妹后来做了老大的女朋友,成了老大的老大,麦克从来不听我们的话,因为他是大哥,但是后来常常被七妹喝止奇谈怪论。每逢周末,我们8个人经常不会参加各自班级或者学校的舞会,而是自己找个教室把麦克的双卡大录音机拿来跳舞,要么就结伴去看通宵场,然后一大早从寂静的林荫道嬉笑着踱回校园。我们都把其他人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亲兄妹,在陌生的校园里,心就像找到了宁静的港湾。

    我喜欢麦克的偏激,也喜欢姚姚文章的雅致,也许还喜欢她和我母亲一样一只眼睛有点斜视,让我见了很亲切。我不喜欢天蔚的诗,虽然他的诗写的很棒,没见过把诗写的那么残酷的,我曾说他把诗的美感都写没了,倒是在很多年以后发现他写了一篇《激情主义》入选过某省的中学课本,写的很美,看的出小时候写诗时的张力还在。对徐青我是有点敬而远之,女孩那么强悍我是第一次见,我总以为女孩都该是林妹妹的样子。那时候我还没有什么文化底蕴去欣赏7妹的词,因为我是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花花我一直把他当孩子,觉的他这么早就恋爱了,真的很胡闹。五妹翦默和花花的女友一样有着成熟美丽的身材和文静贤淑,她扮演着大姐姐的角色关心着我们每一个人,实际上我们8个人那时她算是最成熟的,花花受伤的时候就总爱找她倾诉,失恋的时候也只有翦默常常安慰他,而我们其他人都把他的恋爱当作一场游戏。

    也许花花不成熟的缘故输掉了爱情,也有可能是我们8个人被人误会成4对恋人。我们各自也曾来来往往有过好些朋友,但确实很难有第九个人再融入我们的8人世界,当我们8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其他人就很知趣地回避了,8兄妹的名头是被别人叫出来的,也许他们搞不清楚我们到底谁是谁的恋人,索性就这么叫上了。爱情是自私的,我想任何一个少男少女都很难接受我们8人之间那种亲密无间的感情。

    当爱情来的时候,8兄妹的称号虽然还在流传,但是8兄妹很难再聚在一起了。我做梦都没想到8兄妹中第二场爱情会突如其来地落到了我的头上,我真的真的还没有准备恋爱一场。就在五妹请我们到她家见过她的父母之后的不久,一个冬天的晚上,她来到我的编辑部(那时候我参与编一本叫《新上院》的大学生杂志),理由很充分,给我送稿子。我们聊了很久,也聊的很开心,我很少和她单独在一起的,她天生的母性的气质很让我陶醉,在黑漆漆的冬夜里让我的心倍感温暖,我第一次感觉到她离我是那么近,没有一丝距离。突然间我们发现没有什么话好谈了,静静地相互注视着。编辑部很破旧,日光灯用久了有点昏暗,她坐在那里微笑着很美,超过蒙娜丽莎。她突然很认真、很镇静地对我说:“我发现,你做我的丈夫很合适!”天啊,这句话对我简直是一个晴天霹雳,我被震惊了,不知所措,我怎么能做她的丈夫,我怎样做她的丈夫,我怎么就能做她的丈夫,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很无助地望着她,很白痴地望着她,我的心在狂跳,越来越焦躁,身体像充满了气体碰一碰就要爆炸。我很自卑,我很惭愧,从小我的每个老师都把我当作能经历风雨的人来培养,怎么在她这么镇静地说出这句话来我会变的如此慌乱。于是我强压着内心的狂野,故作镇静地继续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做一个动作,我的身体崩的紧紧的,一动也不敢动,稍微有点失误我就会倒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后来她说了些什么,当她带着爱意的微笑离开编辑部的时候,我已经激动的快要休克了。她出门前的眼神直到如今仍然深深地烙在我的心底,我现在相信她是真的爱我,真的爱我很深很深,因为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纯而又纯的爱。

    第二天起来起床,发现世界依然没有改变,生活还按照原来的轨迹在运行,我甚至照例允许其他女孩子跳上我自行车的后座,搭我的便车,当然基本上是其他三个妹妹和同班女同学。8兄妹聚会的时候他们开始逼我和翦默跳舞,我偶尔拗不过他们也陪翦默走一曲,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麦克开始有意思地给我和翦默创造更多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但我每次和翦默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尽量把其他几个兄妹叫到一起,因为我觉得和翦默在一起很快乐,我喜欢和兄妹们一起分享这种快乐。聚会的时候,花花总是用一种很善良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们两,眼里好像流露着祝福,姚姚开始缺席PARTY了,青青还是那样活跃,喜欢拿主张,我和翦默聚在一起的时候,7妹开始喜欢靠着麦克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