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吹过

旷野里吹来一阵无羁的风

 
 
 

日志

 
 

擦肩而过——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下)  

2009-04-03 08:32:40|  分类: 野风青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晚了,窗外已经有查夜的电筒在闪闪烁烁了,我像做出一个重大决定那样站起身,很坚定地对五妹说,你回去吧。我不想累她被查夜的老师抓到,以为她是个轻浮的女孩,我已经决定彻底认输了。临走五妹对我说:“你和青青在一起吧,她很适合你,你如果将来从政,她的家庭背景会对你有很大帮助,我已经和青青说过了。”我刚坚定下来的意志又轰地一声被她打垮了,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锅,无数地悲哀直撞向心头,她安排我就像摆放一样东西那么地轻轻松松……

    第二天,我都不知道上了些什么课,整个人都很难受,像在生一场大病,我抽了第一支烟,这个习惯我一直保持到现在。后来的一年我一直不断地有莫名的低烧,直到遇到个刚毕业的中医,把了把我的脉,说我思虑过度或许有什么情感缠绕放不开,中医开了2种中成药,我坚持吃了半年,才摆脱反复低烧的状态。

    第二天的晚上,麦克到编辑部来找我,拖我到操场去散步,有一搭没一搭的找我说话。操场很暗,但我看见还有两人一直在我们的前方围着操场转,是五妹和花花,我很伤心,难道五妹爱上了花花,骗我说找了博士男友。走了几圈我实在走不下去了,我执意要回去,麦克见拦不住我就陪我回编辑部,编辑部里X女孩在等我,又是来送稿子的,见到我她很诧异,问我怎么了,麦克故作轻松地说着说:“呵呵,他失恋了!”看来五妹又把我们的事情做了庄严宣告了。X看着我像看着一件奇怪的东西:“失恋?那走,喝酒去!”X拖着我们来到学生们自办的昂立沙龙——现在那个叫昂立的上市公司的前身,叫了三杯威士忌,X说了声干,一口气喝下去了,麦克也跟着干了,2个人举着杯子看着我,我迟疑了下也一口干了下去。喝完酒,我们都有点晕了,麦克已经站不稳了,X的话比平时多出N倍。麦克说要回去了,叫我送X回去,我目送着麦克跌跌撞撞爬回寝室,把X送到了楼下,确定她还是很清醒的,我回到教室蒙头大睡。
   
    周末放学,麦克又来找我,说要请我们8兄妹一起吃饭,他告诉我,花花那天晚上找五妹谈过了,他们都希望我和五妹继续好下去,但是花花和五妹谈话的结果却是花花认为五妹应该和那个博士恋爱,我不知到五妹和他说了些什么,至今我也不知道五妹为什么对我这么失望,这么绝情,也不知道我究竟犯了什么大错,以至于花花也认为她该和我分手。那晚的聚餐,我当着五妹的面一口气喝干了一杯啤酒,结果却是把眼睛喝瞎了,花花扶着我在学校里走了半个多小时我的眼睛才能看见光线。后来麦克又单独请我和五妹吃饭,要五妹和我和好,五妹笑笑没接受也没拒绝,我也幻想着奇迹最终是会出现的。

    最后一次和五妹聚会是编辑部组织作者去崇明岛郊游,麦克叫我也叫五妹过来,五妹也真来了,一个人来的,没带着博士,我心里窃窃欢喜。晚上伙伴们在芦苇荡里抓螃蜞,五妹在篝火边支起了锅在煮螃蜞汤,我远远地坐在江边,听着伙伴们的欢笑,远远地欣赏着五妹的一举一动,她能来我已经感到很幸福了,尤其是在夜色茫茫的长江边上,看着五妹,那是一种宁静、一种享受,五妹一直没和我说话,更别说像以前那样陪我坐着看星星。X见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跑过来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没什么,在听涛声,寂静的夜里,长江水一浪一浪拍打着堤岸,如同母亲在轻轻地拍着婴儿入眠。X显然被我感染了,也陪着我默不作声地坐下了,那天晚上X和我背靠背听了一夜的涛声,原本想看看长江尽头的日出,可惜第二天是个阴天。

    那天晚上之后五妹再也没理过我了,我也从失恋中平静下来,虽然心还是一直痛着。
   
    大学毕业后,麦克回到了广东,姚姚不知在上海哪里工作,天蔚去了上海的一家银行,青青去了北京,我和五妹、七妹、花花留校继续读研究生,而且四个人都还住在同一幢楼里。除了我和花花经常会在一起外,没了麦克七妹很少和我们在一起,她和麦克的恋情持续到研究生毕业。花花到是有时会和五妹在一起,但是有更多的女孩喜欢他,他受女孩欢迎,读研究生的时候花花送了2任女朋友出国。上学、放学的时候,我经常会和五妹在电梯里碰到,但是从来没见到她和博士在一起。偶尔我们两个人单独在电梯里的时候,我们会默默地互相望一眼,谁也不说话。那时候,有个数学分析能考100分的保送研究生的师妹拒绝了一个博士追求爱上了我,我很幸福,我很想告诉五妹,我的女朋友抛弃了一个博士。

    我对五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和五妹在一起时那种心灵上的宁静,却仍是我终生难忘的。

    许多年以后,物是人非,远在广东的麦克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在上海见到五妹和那个博士了,一起吃了顿饭。我问他五妹还好吧,他说她胖了。他说在上海的时候,他遇见那博士和一个年轻的姑娘一起骑着自行车在街上,博士看见麦克后慌乱地下车解释说那女孩是他的学生,麦克说,那博士一定和那女孩有点什么故事,他很气愤,但他没和五妹说。麦克问我五妹的电话要吗,我在电话里沉默了长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麦克。麦克见我长时间不说话,叹了口气说:“翦默要是嫁给你就好了,我知道你是真心爱他的,你应该不会这样待五妹吧?”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世事常不如人意,无法预料无法假设。经历是一种财富,我却没有欲望再去重复一遍,五妹若是嫁给我,那我一定不是我,五妹也一定不是五妹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和8兄妹中的伙伴联系,由于忙于生计,我彻底和其他7个兄妹失去了联系。后来我一直试图去找到他们,但是都没有结果,现在我很怀念他们。如果谁还对文中的人物名字有印象,对我的这个名字有印象,对这个故事有印象,那你就是我曾经最亲密的伙伴,你和首发此文的编辑联系就能找到我,我在电话的那头、在QQ、MSN的那头等着你——我的兄弟姐妹……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